在依图,“同类”的伙伴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
我们坚信
伟大的事情可以出自我们的手
等到我们在很大的世界里家喻户晓的那一天
如今的尝试和努力
都值得
本期「狸星人谈」
张至先说
依图,是一个使自己变得更强的可能

张至先
如果有一个能够使自己变得更强的可能
我不能接受自己不去做任何的尝试

来依图是梦洁介绍的,他是我大学班上的同学。他差不多是我们大四快毕业答辩的时候和我谈起这事。

当时我处于大学里最春风得意的时期:我刚刚拿到了学校里一个双硕士项目的offer;在实验室已经有了一篇国际顶级会议的论文(那个实验室之前没有人做到过),并且在准备投另外一篇。当时我还是有一些学术理想,打算多中几篇论文,之后再去MIT读PHD,去做“真正的Research”。基本上没有在国内创业的打算。本科毕业后的暑假我本来打算回老家休息,顺便把车给学了。

所以当梦洁劝我过来聊一下的时候,当时单纯是给他面子去的。去的那天也很有意思,我拿着梦洁给的地址,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小区里面,到楼道口时发现居然电梯还坏了,偏偏公司还在13楼。我当时想,难道这个是一个特殊的面试,是他们对我的考验么。为了展示我的诚意,我还真爬上来了。

不过当时公司里面的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电梯的问题。有个人(可能是远浩)让我在阳台上先等一下,说Leo等会就到。过了一会,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冲进来,大喊道类似于“我靠电梯居然坏了我是爬上来的累死我了……”的话,后来这个人走过来说:

“你好,我叫朱珑,他们都叫我Leo。”

我们大概谈了3个小时。细节记不太清楚了,大概的逻辑是计算机视觉在做什么,为什么这家公司要做计算机视觉,为什么我应该来这家公司做计算机视觉。但对我来说,冲击最深的是意识到了自己能力上和世界一流科研水平的巨大差距,以我目前在实验室环境下的进步,不可能实现我所谓的“学术理想”,甚至去MIT都是个笑话。当时觉得来依图是一个成长跟自我挑战的过程,在这里我可以接触到世界一流的research,在这里可以真正提升自己的实力。当然,也是出于对老板能力的认可——很久没有遇到能够让自己仰视的人,Leo在当时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我没有立刻给出承诺,但之后差不多纠结了一周,可能其中两个晚上失眠。后来我给老朱打电话,说这个暑假可以先来实习3个月。最终说服我的是:如果有一个能够使自己变得更强的可能,我不能接受自己不去做任何的尝试。”

然而事情远非所想的那样一帆风顺,刚到依图的时候其实经历了一个很困难的过程,依图相比于学校而言更快节奏的工作状态,暴露了自己在学校里没被发现的短板。在学校里,是一个比较低水平的研究进程,大家的能力没有办法得到分辨——在学校做某个项目的研究,可能一周才需要一版更新状态;然而在依图,可能半天就需要有一个更新。所以来到依图以后,就发现了学校里看不出来的差距(相比于一起进公司的同事而言,我的表现甚至可以称的上糟糕,一直没有对这个团队有所贡献)我一直对自己比较有自信,一方面相信自己是一个比较优秀的人,一方面觉得对勤奋很有自信,相信努力就可以成功,但发现在依图并不是这样——你已经非常努力,但是却总是找不到状态,基本上每天都会被Leo和远浩骂三四遍,反复地犯错,甚至可能通宵写完一个东西,早上就会被告知是全部做错的,需要重来。

对于我而言,意识到自己跟他人之间的差距并承认差距远比努力缩短这个差距的过程要困难的多。对于一个在本科期间已经小有成就的我,你对我说“我甚至不会敲键盘”,一开始我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然而在初进依图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同同事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甚至表现在写代码敲键盘的速度上,我越想将事情做好,越努力,但是结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我不能够在整个research团队中成为一个“靠谱的人”,贡献我的智慧,在当时是十分沮丧的。

当然一度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在依图工作牺牲了自己绝大部分的休息时间,同家人的联系也变得很少,同好友的联系也几乎没有。然而就算付出了这么多精力,也依旧没有特别好的进展,当时在团队中只能承担比较基础的事情。真正想要放弃的瞬间是在某个凌晨躺在出租屋的床上,周边是凌乱的,几天没有收拾过的房间,想了想如果不在这里工作,可以去哪里,是不是可以会按照原先的计划去国外读PHD,是不是会过得更安稳,也更让父母骄傲?但是却发现无法想象离开依图,回到过去的生活,在实验室里做过去那样的research;发现不能容忍悠闲的工作和没有目标的生活。但当时是非常犹豫,非常没有信心的——如果一年以后我还在做这样的事情,怎么办?最后决定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拼尽全力地努力尝试一下。

慢慢地就开始有一些进展了,这种进展不是说突如其来的,而是开始慢慢觉得自己也有一些在research过程中的优点,为团队可以开始贡献智慧,这是一个正向发展的过程,在当时是非常高兴的。现在回头看过去的那段日子,觉得其实正是Leo不断地骂我才会有所提高。区别于原先在学校里做research的情况,依图更看重的是过程而非结果,Leo更看重你的方法论,分析问题和研究问题的严谨性。打个比方,在机器学习的世界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你每得到一些数据,就把它们拿出来贴标签,然后基于规则地记录特征,下次再辨别的时候使用这个规则所建立的逻辑体系;一种是每次有数据产生,就对它进行分辨,然后判断是对是错。Leo和远浩对我做的同时是以上两种事情,他们一方面毫不留情地指出我一次又一次的错误并让我有机会去改正,而不是卷铺盖走人,一方面也不停地对我做这件事的过程进行分析,告诉我规则和道理,这也是我后面能够有所提升的原因。

在依图过去觉得看到戎术、梦洁等人在research的过程中可靠地发挥作用,自己都能感受到他们那种幸福感,在过去比较失败的时候是非常羡慕的,然后后来自己也可以站在他们那样的角度来做这件事情,真的是很高兴。

在依图这三年,觉得自己跟周围的人都有很多变化,唯一不变的应该只有信念吧——仍旧想要做一件伟大的事情,一件非常amazing的事情。而觉得最令人欣喜的变化是我们(包括戎术、郝骥腾等)过去常说的是“这个代码应该怎么写”,慢慢地我们会说“这个项目该怎么管理”,后来就是“新来的实习生该怎么带”,“公司未来还可以怎么发展”,这些都是我们在成长的一种标志。

在依图最开心的时候,应该是半夜加班,凌晨两点的时候大家都在疯狂的赶进度,会有人肆无忌惮地唱歌,道长会跳舞,没有人会觉得加班是一件特别痛苦和不耐的事情,为身处其中,是其中的一员感到非常骄傲和高兴。

现在想想,之所以能从沮丧的日子里走出来,并不是突然想通了什么大道理,而是觉得自己蠢得无可救药的时候,Leo和远浩给我的信心,让我觉得可以再相信自己一次,再相信他们一次,不然也许离开以后只能看着曾经的战友再向着远大的目标奋斗,然后承认自己真的不适合,真的不行。

非常感谢所有的同事在我过去种种不适应和种种失败中表现出的巨大的耐心,当然,我也非常感谢当年那个躺在出租屋里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我自己。

 

张至先: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为依图研发组成员
(文中Leo为依图科技CEO,联合创始人之一,梦洁,远浩,道长(即朱一和)为依图研发组成员)

您可以复制这个链接分享给其他人:https://www.yitutech.com/node/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