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经理世界》:到一线去,让人工智能落地!

2017-01-16 11:26:00

2012年,刚回国创业的人工智能专家朱珑,站在福州公安系统的数据中心内颇为惊讶。眼前一整层楼的工作人员正对着电脑屏幕忙碌地做着违章标注。在这之前,你能想象得到老百姓交通违章后,公安要有一层楼的人来做标注吗?

blob.png

朱珑

城市中,有数万只摄像头布控在各个角落,但在电脑系统上,摄像头采集下来的数据被存储起来,当时几乎不能自动化查找,也没有与日常业务相结合。

我才知道原来基层的业务是这样做的。朱珑说。

当时,人脸识别、人工智能技术的确可以应用到安全领域,但它们与刑侦、交警到底是什么关系?公安体系是什么样的?这个体系中什么环节能用到人工智能?应用是在一台电脑上,还是在警务通上,亦或是在指挥中心?带着一串串问题,朱珑开始了一线的调研,并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形成清晰的认识和思路。

不过我当时刚从实验室出来,之前不曾做过企业,没有这样做过一线业务调研。

到一线去

在回国之前,朱珑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统计学博士,师从霍金的徒弟Alan Yuille教授,从事计算机视觉研究。之后又在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和纽约大学Courant数学研究所担任研究员,是位背景出色的学者。

2010年,当朱珑看到计算机视觉技术的发展曲线正在迎接一个拐点——已接近商业落地时,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那时,如果我继续在学校做科研,节奏太慢,规模也做不大;去公司,计算机视觉还不是大公司的核心业务。比较下来,创业可能更适合。朱珑说,虽然从零开始,前途未知,但如果节奏把握得好,是可以快速把数据、工程、团队这些关键资源整合起来的。

不过,在朱珑回国创业的头几年,人工智能技术似乎还是天方夜谭,2B业务更是创业的冷门。没有技术创业赚到钱,大家都靠资源变现。工业界、投资界对这个方向、这种模式有着巨大的争论。

你很难想象,当时清华、上海交大的学生来依图科技,老师是不支持的。因为这是个未知、有风险的事。孩子到这来是走上了不正常的路。

最困难的时候,朱珑说,要对自己的判断有耐心、有定力。所幸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换一个人,可能因为质疑,会换方向或者放弃。

朱珑在资本上很幸运——只找了一个投资人——真格基金的徐小平。他的哲学是只看人,我就喜欢只看人的人。徐小平没有给朱珑什么具体建议,只给了他一种状态、胸怀、眼界和格局,是不一样的激励。

blob.png

徐小平

那么,怎么把学术界的人工智能研究变成一个个落地产品,这其中有怎样的方法论?

朱珑回顾近5年的创业历程说——要到一线去。创业不是给投资人看的,也不是其他人让我来的,是我主动跳到这个市场里,抱着解决问题的心态来的。所以,要浸润在业务链、业务氛围里,让技术与市场交互迭代,这不是教科书上的调研方法所能得到的。

朱珑说,把解决问题的状态调出来非常关键。而后面实现产品的方法论,比如怎么收集用户需求,怎么进行产品开发、测试和迭代,这些都是现成的。

抓到10年前逃犯

朱珑的人工智能业务从苏州公安局起步。

blob.png

苏州公安的警务创新在整个公安系统都是一面旗帜,但当时对于公安体系两眼一抹黑的朱珑,却是运气撞上的。在走了五六层关系后,朱珑才辗转获得在苏州公安局副局长陈斌华面前的3分钟自荐时间。

陈斌华在公安体系中富有魅力和魄力,敢于创新,有影响力。这是我们的幸运。如果当初换一个地方,我们的迭代速度恐怕要慢五六倍。

令刚回国的朱珑感到惊讶的是,他接触到的很多公安人,工作状态很拼,对技术带领警务,有发自内心的期望和兴奋。你能感受到,有一批人愿意跟你一起,尝试把技术和警务结合起来。这很关键,因为技术与业务的对接非常难,像刑侦、情报、基层派出所,什么环节能用人脸识别,结合点在哪儿,组织架构和业务流程怎么调整,整个过程需要双方密切合作。

朱珑感触很深的是,当依图人脸识别产品达到可用,但体验、与业务对接等都还不完善时,陈斌华很有魄力地表态:我们不能等全都很顺了才去接受它,要抱着开放心态,看到它的机会,通过使用它、打磨它,推进这个技术在公安系统的落地。

2012年,这是一件需要魄力的事。

在耐心和坚持下,一年之后,人脸识别技术在苏州公安系统落地。现在,人脸识别协助一线干警办案已经较为普及。它甚至重新定义了破案率。在苏州、武汉等地,利用人脸识别,平均每天几乎都能破一个案子。

原来对网吧偷手机这类案子,干警没有把握能否破案。现在,只要稍微看一下摄像头的覆盖和质量情况,基本就能判断找到嫌疑人的可能性,破案率达到七八成。甚至最近,公安系统用依图科技的人脸识别系统,追查到10年前、15年前的逃犯。

打动垂直行业

在公安系统之后,依图科技与招商银行合作,在全国100个城市将近800ATM设备上,实现刷脸取现金。虽然这是一个小尝试,但已经悄然接近老百姓的日常金融活动。

blob.png

在医疗领域,依图科技与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合作,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在自然语言理解,辅助医疗决策。目前依图在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上岗的人工智能,已经可以诊断10多种与儿童发烧相关的疾病。

在杭州,依图科技参与了市政府的城市数据大脑探索,通过对杭州萧山区某条道路和红绿灯的物理模拟,结合车流量精细化信息,来优化红绿灯配置方案,目标是把车辆通行速度提高10%

这是以前没人做过的,没有现成的学术界算法支撑,是一个探索,有可能找到创新技术,也有可能与设想存在一定差距。朱珑以科学家的态度坦承。

朱珑观察到,中国一些行业的人工智能应用已经非常非常超前了。你在美国反恐片中看到的一些科幻场景,在中国已经很普及地去做了,特别是今年。他说,从技术层面,美国比较好的是两家大公司——谷歌和Facebook,美国的创业公司和政府并不是特别强。

在这些垂直领域中,2017年医疗将是朱珑重点投入的领域之一。医疗与人工智能有结合的空间和创新点,我们也组建了团队。虽然医疗市场被认为很保守、业务难、水很深,但朱珑说,本质上,还是看有没有抓到一个介入点,技术有没有解决刚性需求,有没有打动行业从业者。

 


2
Top